生活需要记录_不断的发展与完善
主页 > B新生活 >1958年 “伟大领袖”导演的滑稽剧 >

毛泽东导演的一出滑稽剧——1958年天安门前“向党交心”的誓师大会

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目的是为了使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成为共产党的驯服工具。这个任务,进行到1957年年底大致上是完成了,可是对于另外百分之九十没有打右派的人,毛泽东仍然心存疑虑,不相信他们做到口服心服。毛泽东认为其中不少人,仅仅只是没有被阳谋“引出”而已,因此要借反右运动的余威,使他们也成为驯民顺民臣民,服服贴贴。于是,毛泽东又有了锦囊妙计。这样他又设计出了一个“向党交心运动”。笔者发表过《1958年的“向党交心运动”》,现在再述其由来。

1958年1月,毛泽东在第十四次最高国务会议上说:”每个人要把心交给别人,不要隔张纸,你心里想什幺东西,交给别人。鲁迅的作品很好,他把他的心与读者交流。不能象蒋介石那样,总是叫人不摸底。‘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轻抛一片心’,这不适合今天的社会的。……要把心交给人。”到了3月,他想出了搞运动的老法子。在成都会议上,他谈到民主党派誓师问题时说:“可以搞,交心可以。另外要帮助他们动员知识分子参加。”于是在中共的策划下,各民主党派中没有打右派的几位头头带头,召开“向党交心”誓师大会。

这个“向党交心”的运动轰轰烈烈,始于天安门广场。3月16日,万名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在天安门广场开了一个“自我改造促进大会”,即向党交心誓师大会。

3时,大会开始,沈钧儒致开会词。这位老态龙钟的老人,斩钉截铁地说:“我们万众一心,在首都天安门前,向毛主席、向共产党、向全国人民表示我们最大的决心。我们决心跟共产党走。”李济深、郭沫若、黄炎培先后讲了话。他们代表各民主党派人士和无党派民主人士表示,决心做到千颗心万颗心联成一条心,把一切都交出来,贡献给可爱的祖国,贡献给人民,贡献给共产党。

会后,83岁的民盟主席沈钧儒和70岁的郭沫若率领一支队伍沿着长安街向西走,队伍里有一个高大的木架,上挂“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社会主义自我改造公约”的条文。在他们的背后,80岁的黄炎培、73岁的李济深等人则另率一支队伍向东走,人们高举一个巨大的红布做成的心,上面写着“把心交给党”五个大字。把心交给党,交给哪个党?没有人提出这个问题。当“热爱党”比“热爱共产党”显得更亲切,却绝不会引起“热爱哪个党”的误会时,我们就知道,那些“民主党派”已经死去了。(丁抒《阳谋》)

李济深自己逃脱了右派帽子,对毛感恩戴德、低首下心地表示,海枯石烂绝不动摇,要以效忠报答。他说:“中国共产党是领导我们全国人民乘风破浪向前跃进的舵手,是我们民主党派的灯塔。我们在今天的大会上,向共产党和毛主席提出保证:我们永远坚定不移地跟着共产党前进,永远作共产党的忠实助手;党所好者好之,党所恶者恶之,为社会主义事业献出一切力量。海枯石烂,任何风浪,此志绝不动摇。……我们请党、请毛主席、请全国人民作我们的监誓人,随时考验我们的忠诚和决心,督促我们向前再向前!跃进再跃进!”

虽然李济深在公开场合慷慨激昂地发表批判龙云、黄绍竑、陈铭枢的讲话,在天安门前表达对毛泽东永存忠心、绝不动摇的誓言,但是我设想,在夜深人静、仰卧在床的时候,他不会不感到刻骨铭心的痛苦吧?他慷慨激昂地批龙云、批黄绍竑、批陈铭枢,这些人都是他的亲密朋友盟友,他妄加给他们的那些罪状他相信吗?李济深“反蒋、通共”几十年,在反右运动中有惊无险,被保过关。他认为这是皇恩浩荡,还是统战策略呢?

这是“民革”第一号领导人、中国民主党派第一号领导人的故事。

得到毛泽东赦免的黄炎培在社会主义自我改造促进大会上,也做了类似的表态。他说“我个人和今天到会的同志们的心情,真是热烈到了一百万分。我们每个人的心头,都燃烧着献身于社会主义事业的火焰,我们是多幺兴奋呀!”在这信誓旦旦的“热烈”、“兴奋”里,谁知道他心中强咽下的苦水呢?

我们来回顾历史,沈钧儒们的政治表演其实是毛泽东导演的一出滑稽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