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需要记录_不断的发展与完善
主页 > M北生活 >盗命师东京放映 揭露台湾赛鸽文化 >
盗命师东京放映 揭露台湾赛鸽文化

导演李启源执导的电影「盗命师」,今天在日本东京的驻日代表处台湾文化中心放映,片中揭露台湾独特的赛鸽文化,也触及地下器官买卖,让日本观众直呼好看。

盗命师 2017 年 10 月 6 日在台湾上映,演员包括王阳明、陈庭妮、喜翔、蔡思韵、廖峻、陆弈静等,曾入选第 22 届釜山国际影展「亚洲电影之窗」,是一部描述器官买卖及赛鸽文化的犯罪悬疑电影。

台湾文化中心下午在东京放映盗命师,逾百位日本观众欣赏这部题材特殊的台湾电影;放映结束后,李启源与电影製片简丽芬接受日本观众提问。

日本观众对片中揭露的台湾赛鸽文化感到好奇,也都说很好看。

李启源会后接受台湾驻日记者访谈时说,电影拍出来后,不管是到欧洲或日本等地,同样的作品在不同的地方,很多人的观点跟看法会不大一样;身为导演会想知道,虽然是以非常本土为题材的电影,如果还有办法让不同文化的人能欣赏跟理解,对他来讲是一件很好的事,代表不同文化的人也是有共同语言可以理解,这对他的创作来说,在思索创作过程中,会渴望被更多人理解。

他说,如果在不同文化及语言下,当地民众还是能够欣赏,表示作品的确有碰触到一些普遍性的东西;到不同的影展跟各国不同的人交流,对他来说,这是最大的收穫。

谈到对影迷回馈最深刻的事,李启源说,有一年在东京影展,那年拍的电影是「乱青春(2009 年上映)」,结束后有一位日本老太太握住他的手哭说:「你让我回忆起我的青春」,这让他非常感动,也是很大的激励。

谈到盗命师内描述台湾赛鸽、钢管舞等文化,李启源说,这些在日常生活中可能习以为常的东西,却很少被拍成电影,但这些是台湾很独特的东西,构成大家日常生活经验的一部分,可是对外国人来说,会觉得这些东西很新鲜,没有看过;不要说是外国人,甚至很多台湾人大概都只看到表面,很少知道赛鸽背后的情况,「我不拍,我自己也不晓得」。

简丽芬表示,其实拍摄赛鸽的难度很高,很多鸽会都拒绝让他们拍摄,也让他们足足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寻求协助;李启源说,后来在一位好心人士的协助下,得以顺利完成赛鸽画面。

李启源表示,虽然最后呈现出来的赛鸽画面只有短短几十秒,但如果没让大家看到,总觉得电影好像没有完成。

至于故事中会出现器官买卖,李启源说,因为一个朋友的妻子,就是等待换肾的病人,所以知道长期等待器官捐赠的煎熬;后来自己又对此深入了解,才知道原来人体器官可以是这幺大的买卖。

简丽芬谈到製片筹资说,在台湾拍片很幸福,虽然很少有投资人愿意投资,但中央与地方政府都会给予补助,例如盗命师就获得文化部、台北市、台中市及桃园市的补助,高雄市甚至有投资;电影只要在各地方拍摄,基本上地方政府都会非常支持,并获得补助。

有趣的是,盗命师拍摄时在台中市外埔区稻田中放了一辆废弃巴士,上面还盖了鸽舍,结果电影拍完后这个场景就被保留下来,简丽芬说,民众还帮这辆巴士取名为「忘忧巴士」,成打卡热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