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需要记录_不断的发展与完善
主页 > Y悦生活 >1959年蒋介石对亚洲未来五十年的预测 >

自蒋经国说了“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这句名言后,台湾才有现在如火如荼的总统大选。每到此时,大陆人民与中共也极为关注。除了民生问题外,亚洲国际上的问题,尤其是台海两岸的政策一直都是台湾总统候选人政见上不可或缺的。对于这些问题,1959年蒋介石在面对美国合众国际社驻台记者高艾柏的采访中,谈到亚洲在过去及未来五十年中的重大发展与问题时,给出了他个人独到的见解与看法。在1959年之后,已过53年了,现在就针对当时采访的内容来回顾一下。

亚洲在过去及未来五十年中的重大问题

隶属章节:谈话\中华民国四十八年

中华民国四十八年十月二十二日答美合众社驻台北记者高艾柏问

美国合众国际社本月纪念该社在亚洲区服务五十周年,以中华民国蒋总统为二十世纪伟大领袖之一,特由该社驻台北记者高艾柏向总统提出:“亚洲在过去五十年中的重大发展”、及“在未来的五十年中,那些是亚洲国家的重大问题”等问题,请发表意见。当经总统予以答复。

以下为合众国际社所提问题,与总统的答案。

记者问:在阁下的看法,亚洲在过去五十年中的重大发展是什幺?

答:在过去五十年中,亚洲的重大发展有二:一是一九一一年孙中山先生领导中国革命推翻专制帝制,而成立民国以后,亚洲民族主义与自由思潮的澎湃,促成了亚洲各民族的独立自主。一是俄罗斯大斯拉夫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的结合与蔓延,使亚洲成为反侵略者与侵略者决战的主战场,而俄帝的侵略箭头,先从远东转向中东,再从中东转向欧洲,构成对整个亚洲及全世界自由及和平的一大威胁。

记者问:阁下认为在未来的五十年中,那些是亚洲国家的重大问题?

答:未来五十年内,亚洲国家将继续面临下列问题:(1)如何应付国际共产集团的侵略威胁,以维护亚洲国家独立及人民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中国是亚洲大陆上最大的一个国家,中国的独立或附庸,自由或奴役,对于亚洲的命运,尤有其决定的影响。(2)如何发展经济,以应付人口增加的压力,提高人民生活与体育水准。(3)如何普及教育,以增进人民道德与知识,巩固民主政治之基础。(4)如何加强亚洲各国及其与世界其他地区国家经济及文化的合作与交流,以期在和平互助的原则下,达到真正的共存与共荣。

记者问:如果阁下要从过去五十年内在亚洲方面选出一个最卓越的领袖,这人应该是谁?其理由是什幺?

答:我认为五十年来亚洲最伟大的领袖,应该是中华民国的缔造者孙中山先生。他不仅号召中国人民摆脱专制政体与帝国主义的羁绊,并且手创三民主义(民族主义、民权主义、民生主义)政治方案,开亚洲民族自由与政治民主及社会公平民主风气之先河;他的博爱、平等、自由精神,应永远为每一个亚洲人民所服膺和实践。

记者问:有些权威人士,认为未来世界领导的重心,将转到亚洲来,阁下对这一点有什幺高见?

答:从列宁到赫鲁雪夫,都认定亚洲为俄国侵略者到达欧洲的捷径,共产帝国主义四十年来的主战场就是亚洲。他今后对民主集团决战的最后根据地仍是亚洲。世界的安危实取决于这一广土众民的世界心脏部。未来世界领导重心是否在于亚洲,并非问题之所在。问题乃在于反侵略的主导国家能否支持亚洲人民在自由中获得胜利。我深信亚洲人民这一胜利,乃是世界人类以合作代替斗争,以仁爱代替仇恨,永绝其互相猜疑、压迫与战争的基本条件。

记者问:阁下是否认为在政治思想上,共产主义最后终将流行于整个亚洲,或是认为西方式的民主主义将占优势?

答:自由平等独立,为亚洲各民族的政治理想;做为中国国民革命最高指导原则的三民主义,即是中国传统的政治思想与西方民主政治精神的结晶。而共产主义则违反人性及人类社会一切道德原则,倒行逆施,亚洲人民蒙受其害最烈,深怀切肤之痛,故共产主义在亚洲决不能获得人民的支持。惟国际共产主义凭借中国大陆匪共伪政权用暴力对大陆人民压迫和榨取,又对亚洲各国展开军事、经济及政治各方面的侵略。近年来其军事侵略虽暂遭遏止;但其经济渗透及政治颠覆阴谋活动,则日益猖獗,且在军事上亦随时可能再度蠢动。由此可见匪共政权一日未灭,亚洲共祸一日不已;盖消极的围堵政策,仅能暂时阻遏有形的武装侵略,而不足以长期应付无形的经济渗透与政治颠覆。故若自由世界在亚洲不及早采取更积极澈底的反共策略与行动,则此一地区自由民主政治制度的前途,实难乐观。匪共自窃据大陆以来,其政权迄未稳固,其所强行的“人民公社”制度,灭绝伦常,将中国五千年传统之家庭制度与私人自由,摧毁无余,全体人民皆成奴工蚁兵,沦为下等动物,大陆同胞不能长期忍受此种极度压迫,革命运动必将风起云涌,匪共统治更见动摇。中华民国政府为中国大陆以及旅居世界各地中国人民反共革命之号召中心,现正站在反极权共产主义战线的最前进之岗位上,为中国的独立自由与亚洲及太平洋的和平安全而奋斗。自由世界如能把握此一机会,对我领导大陆及海外中国人民反共复国的革命运动,予以有效的支援,则匪伪政权必可推翻,亚洲各国所受的共产侵略威胁,乃能澈底消除,而自由民主之政治制度,始能在亚洲发扬光大。 上一篇: 下一篇: